Used before category names. ManBetX万博全站app_手机版

美国四脚女孩:生前与医生结婚生子去世后墓穴被灌上水泥

,究其原因无非就是生养孩子花销太大,小孩子几乎都是用钱喂着长大的。不过这只是人们面对日益剧增的生活压力说的一句玩笑话,然而早在一个半世纪以前,

她就是四脚女孩科尔宾,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在美国出生。在她的成长过程中,父母为之头痛,身边也没有一个愿意和她玩的朋友。就是这样的情况下,科尔宾仍坚强地长大成人,后来科尔宾加入一个马戏团,成为名噪一时的马戏演员。通过自己的努力,科尔宾不仅带全家走上富裕之路,还找到一个爱她的丈夫。

十九世纪中后期,此时美国刚经历南北战争的洗礼,其国内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战后重建。这一系列重建活动,让不少美国人都从中获取大量财富,因此当时美国社会上涌现出许多新“贵族”。

他们大多数没接受过教育,不懂得欣赏高雅的艺术。要说他们唯一的优点,那就是有钱。这样的情况下,这批新生贵族便从欧洲引来当时最火热的畸形马戏团,用来填补他们日益空虚的娱乐生活。

科尔宾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出生的。科尔宾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,在她出生之前,家里就已经有好几个孩子。不过当时没有有效的医疗手段能够打胎,科尔宾的父母只能硬着头皮生下她。俗话说“越穷越生,越生越穷”,科尔宾的到来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。

刚看到科尔宾时,无论是她的父母还是在场接生的人都惊呆了,因为她天生就有四条腿。从没有人见过这样“奇怪”的孩子,哪怕在场有人看过畸形秀马戏团的表演,里面的演员大多数也不过是身上有“残缺”,像科尔宾这样多出两条腿的孩子,大家前所未见。

虽然科尔宾生的奇怪,但她的父母却从未想过放弃她。科尔宾之所以来到这个世界上,还承受如此痛苦,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父母造成的。因此科尔宾的父母一直对她很好,从不让她受一点委屈。同时父母两人也不顾自身的经济条件,经常带科尔宾去看病,想让她健康、正常地成长。

为了给科尔宾看病,她的父母几乎把家里所有的钱花的一点不剩,科尔宾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“四脚吞金兽”。但这些都无济于事,当时美国的医疗水平并不像如今一样非常发达,况且科尔宾一家住的地方有些偏僻,附近的医生对此都无能为力。

逐渐地,科尔宾的父母对治好孩子的想法开始有些退缩,毕竟一直以来科尔宾除了多两条腿,别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奇怪的。科尔宾和其他孩子一样健康成长,当然就是走路方面有些不方便。从小到大,科尔宾几乎没有独自出过门,她总是在家里安静地躺着或者坐着。

对于一般的孩子来说,不能在外面玩耍的生活非常恐怖,在家里待得时间久可能会让孩子患上严重的心理疾病,比如说自闭症。不过科尔宾的父母完全不用担心这个,科尔宾似乎特别喜欢独处的生活,她可以一个人在家看一天书。

而且科尔宾也没有自闭,每天父母忙碌完回到家中,她总是拉着父母让他们讲述外面的故事。除了书本上的内容,和父母聊天就是她了解世界的唯一方式。科尔宾很健谈,她似乎有着永远问不完的问题,经常把父母问得无言以答。

科尔宾的童年就是这样度过的。在科尔宾十多岁的时候,父母再次萌生出给她“治病”的念头。科尔宾的父母知道,他们不可能照顾女儿一辈子,科尔宾完全不具备独立生活的能力,如果能治好女儿,那么几十年后即便他们不在世,科尔宾也能够生存下去。

这次父母带着科尔宾来到大城市,寻求更好的医疗条件。可大城市的医生也没有办法,他们告诉科尔宾的父母:“这孩子多余的两条腿并没有那么简单,她的两双腿都拥有独立的骨盆以及独立的器官,照目前的情况看,保持现状没有一点问题,如果强行摘除可能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父母不想把科尔宾置于危险之中,同时也无法承担高额的手术费用,无奈之下他们再次把科尔宾带回家,就这样每天照顾她。可即便科尔宾自身的健康没有问题,但她的成长环境并不安全,当时的社会上还有这样一批“猎人”,他们四处抓捕畸形人。

相较于欧洲,美国的社会容忍度非常低,对于畸形表演,很多人都有不同的看法。比较极端的就是完全无法容忍这样一个群体存活于世,这群极端的人把畸形人称为“恶魔之子”、“女巫的诅咒”,认为上帝并不喜欢这样的人,要是把畸形人处死,肯定能获得上帝的奖励。

上帝并不存在,奖励当然也只是无稽之谈。但猎杀无时无刻都在进行着,每天都有畸形的人被猎人发现,然后当众处死。科尔宾就在这样的社会中小心翼翼地生存,好在父母把她保护得很好,从未让猎人接近过她。

虽然社会上一部分人对科尔宾这样的畸形人不是很友好,但前文我们也提到过,当时畸形人马戏团非常火爆,这也是他们的机遇。就在科尔宾安静地成长时,一个畸形秀马戏团来到她所在的镇子进行表演。

从镇子里的人口中,马戏团负责人得知科尔宾这样一个特殊的存在。对于普通家庭来说,科尔宾这样的孩子是巨大的负担,但对马戏团来说却恰恰相反,四条腿的科尔宾在他们眼中,无疑是一个“聚宝盆”,肯定会有无数的人愿意花钱来看她。

马戏团负责人来到科尔宾家里,他对科尔宾的父母说:“这个孩子天生就是马戏团的人,在马戏团里她能够创造无限的财富,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,马戏团都是她最好的选择。反之她将一生碌碌无为,后半生孤苦无依。”

负责人的一番话非常对,可以说直接说到科尔宾父母的心坎里,他们非常担心科尔宾的未来。如果科尔宾真能在马戏团有所作为,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不过科尔宾的父母还是担心孩子,科尔宾从未出过门,毫无社会经验,跟着马戏团出去对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

“你们放心吧,科尔宾会是我们马戏团最重要的演员,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我都会保护好她,不让她有任何闪失。”

科尔宾本人并不排斥成为一个畸形人表演者,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家里,她知道父母的压力其实非常大,为了她的身体几乎花光所有的钱。科尔宾想要加入马戏团赚一些钱补贴家用,她也能趁此机会去世界上更多的地方看看,就这样她跟着马戏团上路了。

此时科尔宾已经长成一个大姑娘,除了下半身几乎和普通人无异。那时候畸形人表演者大多数都是进行杂技表演,不过科尔宾行动不便,更没有什么杂技基础。十几岁再训练马戏根本不可能,因此马戏团负责人只好放弃把科尔宾培养成一名杂技演员的念头。

不过相较于别的演员,科尔宾有着其他的优势,那就是她很健谈,从小看书让她有很多谈资。马戏团负责人决定让科尔宾在台上和客人聊天,这种表演形式和我们现在看到的脱口秀有些类似。马戏团来到一座新的城市,他们大肆宣传科尔宾的首秀。

人们对科尔宾充满好奇,和马戏团宣传语中说的那样,前所未见。无数观众涌入马戏团,科尔宾的首秀异常火爆,第一场的票迅速售罄。不光是对科尔宾造型的好奇,科尔宾现场的表现也让观众们耳目一新。

大多数畸形表演者都是通过惊心动魄的杂技吸引观众,可以说观众们对这样的表演都有些厌倦,而科尔宾的表演没有杂技、没有阴暗的灯光,一切看起来都是欢快的。就如同我们第一次看到脱口秀那样,新奇的表演方式经常逗得我们哄堂大笑。

事实证明,科尔宾确实是有畸形表演天赋的,观众反馈非常好,马戏团一连几天都让科尔宾登台。科尔宾为马戏团创造出巨大的收益,她自己也赚到不少钱。科尔宾拿到工资时非常开心,她第一时间把这些钱寄到家里,让家里改善生活条件。

父母看到女儿送回来的钱感到十分欣慰:女儿能养活自己了,甚至还能补贴家里!科尔宾继续跟着马戏团到处巡演,到场的每一个观众似乎都会被她征服,一时间科尔宾名声大噪,成为当时炙手可热的马戏表演者。

科尔宾寄给家里的钱越来越多,就这样她家里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,钱多到可以让她父母跻身上流社会。科尔宾在事业上飞速发展的同时,她的爱情也悄然而至。

科尔宾这样的人注定是孤独的,无论她赚到多少钱,很少有人愿意和她成为知心朋友,一方面是因为她独特的造型,另一方面畸形表演者的社会地位非常底下。普通人接触不到她,上层社会的人又不愿意和她产生过多的纠葛。

当然科尔宾本身是非常乐观的,她从不会被这些事困扰,即便可能孤独终老,她也不以为意。不过似乎上天不想看到这样一个女孩孤零零地生活在世间,给她安排了一个真命天子。

科尔宾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太好,因此她经常去医院做检查,在这个过程中她认识一个叫比克内尔的医生。作为一个医生,比克内尔看科尔宾时从没有过异样的眼光,他真的只是把科尔宾当成病人看待。这样的相处方式让科尔宾感觉非常舒服。

渐渐地科尔宾和比克内尔熟络起来,她经常找这名彬彬有礼的医生聊心事。都说日久生情,比克内尔经过多次和科尔宾的接触,对她产生一些异样的情愫。他开始追求科尔宾,比克内尔完全是真心的,他只是单纯地想要照顾这个女孩。

科尔宾非常开心,她活了二十多年,从未有男人对她如此,即便是他父亲,最多的也只是长辈的关爱。很快她爱上比克内尔,两人顺利步入婚姻殿堂。

谁能想到科尔宾这样一个奇怪的姑娘,也能收获这样令人羡慕的爱情。有了自己的小家庭,科尔宾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家庭上,尽管她的演出仍然火爆,但她还是逐渐退出这个圈子。

比克内尔没有让科尔宾失望,他不是为了科尔宾高额的收入,在科尔宾停止演出期间,他对科尔宾的态度丝毫没变。幸福的日子过得总是飞快,婚后没多久科尔宾就怀上一个孩子。对此科尔宾有些担忧,她害怕孩子出生和自己一样,同时又害怕自己无法顺利生下孩子。

好在幸运女神始终是眷顾科尔宾的,科尔宾的生产过程十分顺利,她诞下一个女婴,婴儿看起来非常健康,这让夫妻俩都长舒一口气。此后科尔宾在家相夫教子,日子过得幸福美满。

不过科尔宾的幸福生活没有持续太久,她的身体特殊,即便看起来健康,可也无法持续太久。孩子稍微有些大的时候,科尔宾的身体状况就开始恶化。科尔宾生了一场大病,这场大病来得非常急,直接把科尔宾的生命带走。

就这样科尔宾结束了她精彩、短暂的一生。挚爱逝世,比克内尔陷入悲伤之中,不过他仍然爱着科尔宾。

当时社会上有这么一群人,他们喜欢四处收集畸形人的遗体,因为这样同样能为他们创造巨大的财富,不过也有一部分人是因为自身特殊的癖好。就像丹麦国王腓特烈二世一样,他就喜欢收集这样的遗体,并且把这个爱好一代代传承下来。

为了保护爱妻的遗体,比克内尔不得不对科尔宾的遗体及墓穴做一些特殊处理。他把科尔宾的墓穴全部灌上水泥,将其打造成一个实心且坚固的墓穴,这样一来几乎没有人能破坏科尔宾的遗体。

后来比克内尔再未娶妻,他独自把孩子拉扯大。可以看出,他这一生都是爱着科尔宾的。

科尔宾的一生是悲惨的,同时也是幸运的。她的悲惨来自于时代、来自于父母带给她的身体,在那个黑暗的时代,科尔宾注定要在大众的注视下谋生。人们为她欢呼,狂欢之后却对她充耳不闻,似乎科尔宾只是马戏团中一只特殊的“野兽”,并不算是一个人。

而科尔宾的幸运则来自父母、丈夫对她的爱,在她短暂的人生中,这些人带给她无数温暖,可能这才是科尔宾能一直坚持乐观面对生活的原因。科尔宾至死都没有留下什么遗憾,幸福美满的家庭、健康成长的女儿,可能这就是上帝对她的补偿吧。

如今科尔宾逝世已经将近一百年,这期间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畸形秀表演不再是世界的潮流,可能在如今发达的医疗条件下她能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,社会也可能会接纳她。希望人们能对畸形儿童多一些关爱,让他们在阳光下快乐成长。

Used before post author name.
詹姆斯接纳白富美准儿媳!布朗尼好眼光家族肤色颜值或就此改变

Leave a reply